<dd id="mqyzq"><pre id="mqyzq"></pre></dd>
      <em id="mqyzq"><acronym id="mqyzq"></acronym></em>

    1. <button id="mqyzq"></button>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媒體聚焦 Media focu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媒體聚焦正文

        【華夏時報】全國政協委員袁亞非:建議把婚育養老提升到國家安全的高度

        發布時間:2022-03-17來源:作者:
        瀏覽:0 打印 字號:

               全國兩會召開在即,全國政協委員、人大代表的各類提案、議案也紛紛對外發布。3月1日,全國政協委員、三胞集團董事長袁亞非向《華夏時報》記者分享了他的兩會提案。在提案中,他提出要把婚育養老提升到國家安全的高度上。

               “一老一小問題亟待系統性解決已經是全民共識。為積極應對人口問題帶來的巨大挑戰,關于生育、托育、養老的政策密集出臺,各級政府加大財政支持,各方力量加大資金投入,各種技術持續應用,各種模式持續涌現,但在政策執行落地過程中仍面臨一些問題和挑戰,”因此,袁亞非認為,應該將婚育養老工作提升到“國家安全”的高度,建議參照農業、糧食安全,由五級書記齊抓共管婚育養老工作,逐層壓實責任。另外,他還建議在“十四五”期間重點加快推進居家社區智慧養老服務標準化建設,支持優質養老服務規?;?、專業化發展。

               除了養老問題以外,作為剛剛完成債務重組的三胞集團董事長袁亞非結合其切身體會,提出了《關于進一步明確企業債務協議重組相關工作法律地位和效力的提案》。

               把婚育養老提升到國家安全的高度

               本次兩會上,袁亞非一共提出了三個議案,其中兩個議案與養老有關。一個是《關于建立中國特色婚育養老保障體系的提案》,一個是《關于推進智慧養老標準化建設提升居家社區養老服務質量的提案》。袁亞非提出,要把婚育養老提升到國家安全的高度上來解決。

               他認為,目前,婚育養老政策的宣貫執行存在“雷聲大雨點小”的情況,一些地方政府和相關部門主要負責人緊迫感不強,主要精力還放在招商引資、面子工程上。社區書記、主任雖然有較強的責任擔當,但限于可支配資金的局限和正向激勵措施的缺失,難于持續開展婚育養老服務。

               他提出要把婚育養老提升到國家安全的高度上來解決,建議參照農業、糧食安全,由五級書記齊抓共管婚育養老工作,逐層壓實責任。加強黨對婚育養老工作的全面領導,尤其是在街鄉社區層面,應當賦予書記、主任更多、更實的權力。另外,有相當一部分已建成的普惠托育養老機構沒有正常運營;有些地方相關領域存在“地方保護主義”現象,優質專業機構進不去,渾水摸魚機構退不走。

               因此,他建議對已建成的托育養老機構施行“雙隨機一公開”的監管機制,對于違法違規和連續不達標的機構,強制性退出,將機構、負責人、實際控制人、高級管理人員列入到行業準入“黑名單”,并共享到企業信用和個人信用平臺。

               他還提出,要將婚育養老服務提升到“慈善公益”的力度?!半m然各地托育養老機構的收費水平不同,但從部分一二線城市來看,入住養老機構每月支出的主流水平在3000元-6000元,這是絕大部分家庭無法承擔的,另一方面,這個收費水平卻很難對社會資本形成較大的投資吸引力。與此同時,我國托育養老領域專業服務人員的極度短缺和保障缺失,也導致托育養老的整體服務水平較低,但托育略好于養老?!彼硎?。所以,他建議鼓勵慈善組織和非營利機構在街鄉社區黨組織的統一領導下,支持各類社會力量開展婚姻、托育、養老基本服務。認定婚育養老服務項目為慈善項目;允許慈善組織接受各界捐贈,用于支持婚育養老服務;鼓勵社會力量建設婚育養老服務場所、設備產品,并配套企業和家庭的融資租賃和回購共享政策;大力培育發展婚育養老類社區社會組織和志愿服務組織,并配套風險防范和志愿補貼政策;支持對有意愿的社區物業服務人員、全職媽媽和低齡老人進行養老護理、托育照護、關懷慰藉、家庭教育等方面的知識技能培訓。

               尤其是在養老的問題上,袁亞非提出應當推進智慧養老標準化建設,支持優質養老服務規?;?、專業化發展。首先,應當推進智慧養老大數據標準化建設?!澳壳熬蛹疑鐓^養老基本是政府招標采購、企業自主運營,然后由中標的養老企業根據各地政府的不同要求和企業自身運營管理的需要來建設數據和信息平臺,而老人的信息和數據大都是企業通過健康體檢、家庭問詢等方式中獲取。如果項目期限結束,政府重新招標采購其他養老企業提供的服務,養老數據的搜集和建設可能又是另一套標準。數據的不統一既會導致系統重復建設、信息共享不暢、服務效率低下等問題,也給數據的采集、應用、監管等帶來不便。建議一是政府部門做好頂層設計,建立統一的養老大數據標準,在此基礎上搭建規范化的養老服務大數據平臺,同時考慮用戶信息數據安全性、私密性等,對平臺數據的獲取和使用范圍進行嚴格的規范。二是統籌協調民政、公安、街道、社區、醫療機構、保險機構等各方跨部門信息整合,加快養老大數據建設步伐?!痹瑏喎钦f。

               而在大數據標準化的基礎上,接下來要進一步推動解決方案標準化建設和服務監管標準化建設?!敖ㄗh積極推進智慧養老監管的標準化建設,對養老服務企業的服務實行全程錄音、GPS軌跡跟蹤、異常工單自動識別、電子工單、助老員人臉識別等,并通過不定期抽查平臺信息、服務對象回訪等方式,實現政府動態監督職能,督促養老服務企業不斷提高服務水平,形成行業良性競爭和發展的格局?!彼f。

               協議重組存在三大痛點

               除了養老問題以外,今年袁亞非還結合其切身體會提出了《關于進一步明確企業債務協議重組相關工作法律地位和效力的提案》。

               2020年12月,銀保監會、發改委、人民銀行、證監會聯合印發《金融機構債權人委員會工作規程》(下稱《工作規程》),使金融債務協議重組在部門規章層面有了政策依據。與破產程序相比,協議重組系債權人、債務人協議和解,債務人逐步恢復運營后以合理價值清償債務,既能夠最大程度減少債權人壞賬損失,也有利于維護企業生存發展,保障社會就業。而袁亞非認為,協議重組在國內仍屬于新生事物,尚存在法律地位和效力不明確等現實困境,迫切需要立法、司法層面的完善,使其更加規范化、標準化、法治化。

               他提出,協議重組需對經表決通過相關文件的法律效力進行明確,需要對債權人查封、凍結以及撤訴等民事權利予以規制,需要對涉債務人案件進行司法集中管轄作為保障,而集中管轄的范圍和操作規程等均需要法律規范予以進一步明確。

                目前協議重組過程中的三個痛點:第一,與破產重整相比,協議重組參照《工作規程》的規定在債委會機制下表決通過的重組方案不受破產法調整,不具備破產法意義上的法律效力,無法阻止已經參加債委會但不同意重組方案的債權人或拒絕參加債委會協商談判的債權人的追債行為,也不能阻止其提起訴訟、申請強制執行甚至是徑行申請破產的維權行為;第二,協議重組成功的關鍵是參與重組的全體債權人能夠按照重組協議的約定,對債務人財產解除查封、凍結以及對案件撤回起訴等采取一致行動。否則,不僅不能保證協議重組的高效性和可信度以及債權清償的公平性,反而會刺激個別債權人濫用司法權利,對企業經營脫困、生產自救造成更大障礙;第三,法院在集中管轄時往往只對債務構成占比高的金融類案件進行集中管轄,對其他案件例如經營類案件或涉企業實際控制人、重要高管的案件不納入集中管轄范圍。如果債權人在各地任意提起訴訟或申請執行,都可能導致企業、實控人或重要高管無法正常開展經營管理活動,進而導致協議重組方案無法真正得到執行,影響重組大局。

        av老司机亚洲精品天堂,中文字幕韩国三级理论,古装a级爱做片视频,18末年禁止进入免费网站